芜湖文明网> 艺苑芜湖

我们很宅 还宅出了新高度!

  • 发表时间: 2019-05-27
  • 来源: 大江晚报

  如今,老年人中也流行起“宅文化”:有的做键盘侠驰骋网络,有的闭门习字静中取乐,有的寻找不同的载体作画涂鸦。84岁的汪国瑞老人坚持读书、读报,用小楷誊写报刊文章15年,每天坚持抄写3小时,每写满1.5万字汇集成册。如今,集成466册,近700多万字。房淑好,自称平生三大爱好:钓鱼、集邮、作鱼拓封,且把这三者玩起了跨界混搭,收获了别样的乐趣。

 

 

 

  十五年“宅”出七百万字小楷

  

  “退休在家无事事,文房四宝伴我身,选抄报刊习小楷……小楷目标八百万,努力做到交满分。”这首雄心满满的诗出自84岁的汪国瑞老人,这是喜欢安静的汪老给自己晚年生活的寄语和目标。坚持读书、读报,用小楷誊写报刊文章15年,每天坚持抄写3小时,每写满1.5万字汇集成册。如今,466册,700多万字——这是耄耋之年的汪国瑞老人交出的一份成绩单。

  

  常言道“人无好,则无趣”,汪国瑞自打1997年从无为县凤凰井排灌站的岗位上退休后,不爱打牌、出门聊天的他也像很多老人一样,突然没了方向,在没事找事中,努力给自己的退休生活找乐子,唯有读书读报的兴趣从没有被打乱,而且,从小打下扎实的书法功底的他,一出手就引起邻居、亲朋叫好,汪老也就认真练习起书法来。“那段时间,练的是行楷的大字,墙上挂的条屏、斗方大都是那时的习作。”渐渐地读报、习字成了汪老每天的固定节目。

  

  直到2004年,一天,他把在报刊上看到的一段历史题材的文章,即兴用小楷抄录了下来,自己越看越喜欢,一下子让他找到了一种新的阅读与书写相结合的乐趣。因为本身就是历史迷,此后,每每遇到《安徽日报》《老年报》《文摘周刊》中刊登的军事题材、历史题材文章,汪老都就着窗前的一张八仙桌,郑重地用小楷抄写,在“奋笔疾书”中一写就是一上午,直到老伴做好了午饭才收笔。下午午睡后,再写一、两个钟头,行楷的书法造诣也在这样的笔耕下日益精进,抄写完成后,还不忘剪下报刊中的相关插图,附在抄录的文后。“抄书练字第一可以打发时间;第二可以提升自己的书法水平;第三可以再读熟知识;第四可以增长知识面。”汪老总结抄书练字给自己带来的受益时说。

  

  “人有癖,功夫花在所癖之事上,物我两忘,不是高人便是妙人。”在属于自己的那一方小天地里,汪老每天闻鸡起舞、抄书练字笔耕不辍,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一年、两年……案头积累起来的小楷册页越来越多,汪老决定动手将它们装订成册,按1.5万字左右手工线装成一册,每册约54页,每页毛笔蝇头小楷书写,字迹俊秀、挺拔苍劲、用墨均匀、结构规矩、形神兼备。附上封皮、封底,工整地手书编目、序号。老人以一月三册的书写量,将这个数字累计到可观的466册,从地柜整齐累积到了天花板,达到了近700多万字,而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走过了15年。

  

  “八十刚过岂言老、眼明手灵腰板硬,小楷目标八百万、笔耕不辍见精神。”晚年的汪老面色红润、神态安详、身姿硬朗、语调爽朗,多年来几乎没生过什么病,精气神“杠杠的!”汪老的老伴将这一切归功于习字修养身心的功劳。朝着800万字的目标前进!老伴说汪老完全没问题。

 

 

 

  这位大叔迷混搭 鱼拓玩过界

  

  鱼拓是一种以拓印的方式来制作的鱼的图案的技法,最初只是一些钓鱼爱好者为记录钓上的鱼的实际尺寸和鱼的品种而拓制的鱼样,留作纪念而发明的一种技艺,兴起于民间的技法,几近失传,在芜湖的江对岸的裕溪口木材储运站,就有一位用鱼作拓画的大叔——房淑好,自称平生三大爱好:钓鱼、集邮、作鱼拓封,且把这三者玩起了跨界混搭,收获了别样的乐趣。

  

  房淑好家中墙壁上挂了好多鱼拓画,作品中鱼眼晶莹剔透、鱼鳍纹理清楚、轮廓线完整,仿佛随时就会摆尾游走;床头摆着的九大本集邮册里各类盖满邮戳的自制鱼拓贺年封、鱼拓首日封,更让我们体验了一种版画意味的邮品收藏。

  

  房淑好生活的这片厂区附近有许多野塘,退休后房淑好和周边厂区的老头子一样,消遣变成了在这些水塘边野钓。大概在2000年左右,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一期日本鱼拓制作的节目,让这位喜爱钓鱼的大爷觉得有点意思,“第一次试着用钓来的鱼作尝试,拓在书写纸上作实验,完全是自己摸索转印的过程,没想到,成功了,就是水份掌握得不好,揭下来的画面有点糊。从那以后,对这种创作便一发不可收拾。”房淑好说从那以后对钓鱼的兴趣,变成了为拓鱼而钓鱼。

  

  “由于爱好集邮,平时就关注各类封,我就琢磨着将鱼拓在信封上来做鱼拓封。与宣纸相比,信封纸厚且硬,尺寸也有限,要在这个方寸间做出鱼拓封不容易,只能用小鱼,别人钓鱼都要钓大的,而我却想要钓小鱼,一般选的小鱼多为鲫鱼、鳑鲏鱼、鲤鱼等淡水鱼,小鱼很娇嫩,容易缺鳞短鳍,能符合作画要求的并不多,一条小鱼只能拓印一次,所以,每制作出一枚完整的鱼拓封都很不易。”

  

  为了让我们能直观感受一次做鱼拓画的过程,房淑好现场示范起制作鱼拓,这次选用的是一条20公分以上的鳊鱼。“鱼拓对鱼的外形要求十分严格,要制作出高质量的鱼拓必须每一个环节都很到位。制作之前,首先提前把鱼身上的粘液彻底清理干净,自然风干到鳞片的干湿程度不黏手,这样后期上色后才不会粘在纸上揭不下来。”由于连日的阴雨,空气中含水量大,对于鱼身干燥并不利。等待鱼身风干的过程中,房淑好不断地用纸巾给鱼身吸水。然后将鱼调整到所需要的姿势,用纸塞入鱼口中使鱼形挺括,再把鱼的鳍展开整理好;再根据鱼身上的自然纹理、颜色在鱼身的不同部位逐步上色,完成晕色以后就可以开始拓鱼了。将纸覆盖在鱼身上,均匀地按压、拍打使颜料均匀地拓印到纸上,拓制完成后再用毛笔画出鱼的眼睛,题上词句,落款、盖章,才算完成。

  

  对于沉浸在鱼拓中的房淑好而言,一人独自摸索的过程只能算独乐乐,让集邮圈里的邮友能认识并分享鱼拓封,这才是件众乐乐的事。房淑好拿起了笔,将自己这几年积累的鱼拓封的进行了总结分类,形成文字,以笔名房琪向《中国集邮报》之类的专业杂志投稿,将自己对鱼拓贺年封、鱼拓签名封、鱼拓记事封、新邮首日实寄鱼拓封、鱼拓漫画封的制作赏玩、收藏、作出了详实生动的文字描述,对于广大邮友意义很大。一直到2010年,房淑好都未发现国内外有人在信封上做鱼拓,他有点自豪,“这应该算是我的一个创新!”房淑好制作的鱼拓封的价值自此得到广大集邮界的认可。

  

  大江晚报记者 王惠 文 / 梅韬 摄

  

  • 责任编辑: 张 凌云